思兮言(快考试了,缘更)

【吸血鬼】灵魂序曲(上)

提示:

  1、吸血鬼题材,灵感来源于周杰伦的《跨时代》MV和《半兽人》歌词

  2、出场角色:耀/米/英/法/露/苏(不分先后)

  3、本文cp:主米耀/米英/米苏,副露中(这里面只有一对cp能活下来^_^很容易猜到吧)

  4、本文身份设定:

  耀:可可怜怜留法男学生/普通人类

  米:有点渣但其实是在搞大事情/半吸血鬼王子

  苏:背叛我就要杀了你/吸血鬼伯爵

  英:睡了一觉弟弟就变了/米的纯血吸血鬼哥哥

  法:你们搞吧跟我没关系/米的纯血吸血鬼哥哥

  露:看似是米的随从,实际是吸血鬼猎人呢

  5、主旨:

  我想保持善良,我想维持纯白的象征,而非只对暴力忠诚,然后还原为人。                       ——阿尔弗雷德

  (所以,主角其实是米米∠( ᐛ 」∠)_对,他就是MV里周杰伦饰演的吸血鬼王子hh我都怀疑我要变米厨了奇怪)

    


————————————————

  

【1】

  王耀没想过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了某个消失了一年的家伙。


  昨夜,他像往常一样,从巴黎华人餐厅勤工俭学回来,沿着熟悉的那条小道回自己租住的地方。就在快走到转角的时候,空气突然变得静谧起来,就连鸟叫虫鸣声都在这一瞬戛然而止,随后他只感到颈部一阵凉意,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而再次醒来的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精致的笼子里,身下堆着厚厚的毛毯。


  这间屋子明显具有中世纪风格,屋子顶部很高,只有靠近顶部处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微弱的月光只照射进来一小部分。


  墙上几处火苗在幽幽跳动,仿佛随时都会熄灭,墙壁上有浓重的不知道什么液体残留的痕迹,一股铁锈味和腥臭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扑面而来。


  头痛……不仅头痛,身体也没多少力气。他艰难地爬起来,尝试打开那锁住笼子门的一把厚重的大锁。而笼子正对面就是这间屋子的门,门上有个小孔,有一束暖黄色的光从外面透进来。


  这是哪儿?


  王耀的内心十分慌张,他急切地想要从笼子里出去。就在他忙乱想要解开这一把锁的时候,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跳入了他灵敏的耳朵。


  那是锁链拖在地上发出哧啦哧啦的声响,伴随着越来越靠近这间屋子的沉重的脚步声。


  王耀不由得屏住呼吸,他往后退了退,直到缩在了笼子角落。


  他抓起温暖的毛毯,裹住自己半个身躯,低头只看着地面,就好像这样能给自己一点安全感一样。


  这脚步声仿佛一步一步踩在他的心上,每一步都会让他的心颤动一下。


  停下来了——


  王耀面色煞白,这道声音就停在了门口……


  王耀听到了门后那略带沉重的粗喘声,他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一只怒张着的血红色的眼睛出现在了那个小孔处,堵住了照射进来的暖光。


  王耀抽了一口气,面色惊恐,恐惧已使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那只眼睛盯着王耀,王耀就与它对视着。无法移开,无法行动……王耀的牙齿咯咯作响,身体也在瑟瑟发抖。


  但它又从小孔处移开了,伴随着锁链拖曳在地上的声音,那个不明生物又远离了这间屋子。


  王耀这才松了一口气,冷汗已经满背。



  

  这里究竟是哪儿。为什么要把他关在这里。而且刚刚的那个生物究竟是什么。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吧,特意找了鬼屋来吓他?


  但他突然想起他曾经那个消失的男朋友,在消失前给他讲吸血鬼的故事。


  那个时候王耀觉得他的男朋友满是可爱,居然会郑重其事地讲些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吸血鬼的存在,而且还要他准备好银十字架还有圣水什么的来防着吸血鬼。


  “好啦好啦,阿尔弗雷德,我会准备这些的。”王耀捧住他英俊帅气的男朋友的脸,满脸宠溺地说。


  “我在认真的说啊。”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的眼神有些无奈,“总之,你一定要小心吸血鬼。”


  “行行,我会小心。现在我们可以睡觉了吗?”王耀并没有把阿尔弗雷德的话当一回事,只觉得他今天可能是犯了中二症。


  但第二天之后,他的男朋友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身边。


  他这才发现,虽然相处了三个月,但是一开始阿尔弗雷德都是神出鬼没,王耀也从来没见过他的朋友。后来阿尔弗雷德说自己穷困潦倒没处可去,于是他们两个就开始了同居生活,最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王耀对他好像一无所知。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消失。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他不知道怎么找寻阿尔弗雷德的身影……甚至连他们的合照都没有留下!


  王耀看了眼空空如也的相册,才最终相信,阿尔弗雷德是有计划的出走。



  

  而此时,陌生恐惧的环境使王耀不免想起一年前阿尔弗雷德给自己讲的吸血鬼故事。


  难道这是真实的故事吗?


  门却在一片悄无声息中打开了,发出了突兀的一声。


  王耀略带惊恐的眼神看向走近笼子的高大身躯,他逆光而来,表情晦暗。


  但当他走到离笼子很近的地方的时候,王耀突然认出了这是消失了一年的阿尔弗雷德……他那耀眼的金发曾经在王耀的手下摩挲过好多次,他那湛蓝的仿佛宝石一般漂亮的眼睛每次看着王耀都会让王耀感觉到十分满足。


  “……是你吗?”王耀紧紧抱住毛毯的手臂松了下来,他爬到笼子边缘,顺着栏杆立起来,“阿尔弗雷德,你在对我开什么玩笑?”


  王耀黑色的眼睛里燃起了怒火,“你这是非法囚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消失了一年,对我不管不问,现在反而把我关在这里?”


  在一片寂静中,王耀的怒火逐渐降了下来,他看仰头看着面前不发一言的男人。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能先让我从这个笼子里出去吗?”王耀谨慎小心地问。


  阿尔弗雷德只是抬起手握住了那把锁,就毫不费力地捏碎了。


  透过昏暗的烛光,王耀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脸上是一片冰冷,那蓝色的眸子看着他也没有曾经的笑意。


  “出来。”阿尔弗雷德往旁边一步,让开了一条道,好让王耀推开笼子的门。


  谁知道王耀却在推开笼子门的一瞬间趴在了地上,笼子之外并没有铺毛毯,他就这样重重地磕在了木地板上,还好在倒下去的一瞬间他手臂撑住了上半身。


  阿尔有一瞬间想接住王耀,却又收回了微微伸出的手臂。


  “没有力气吗?”阿尔弗雷德睥睨着趴在地上的王耀,语气冷淡的说,然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门。


  过了一会儿,王耀坐在地上等来了两个穿着女仆装的姑娘,她们精致的像洋娃娃一样,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死板的有些诡异。


  她们把王耀搀扶到了同一层的一间装饰精致的屋子里,将他放到柔软的床上,然后就关门离开了这里。


【2】

  壁炉中的火焰在簌簌地燃烧着,火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两个穿着宫廷晚礼服的男人正优雅地坐在长桌前就餐,他们都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不过一个是短发,一个是微微卷曲的长发。


  “他是人类吗?”弗朗西斯开口问到,他对城堡里多出来的生物很好奇。


  “是啊……当然是,不过你觉得他的血可以满足我们所有人吗?”亚瑟切割着面前的还带着血的牛排,一边抱怨道,“我真是受够了每天只能吃动物的肉喝动物的血了……”


  “那是伊利亚带回来的食物吧?……不过我看到阿尔弗雷德把那个小可爱从笼子中放出来了呢。”弗朗西斯端起面前的高脚杯,喝了一口红色的不知名液体,“阿尔弗雷德该不会喜欢他吧?”


  亚瑟将切好的牛肉块送入自己口中,笃信说道,“不可能,吸血鬼家族和人类是世世代代的仇人。”


  “不如去问一下他。”弗朗西斯有些不放心,“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把食物放出来干什么,难道想一个人享受独食吗?”


  “那去吧。”亚瑟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用手帕擦拭干净自己的手后才起身。

  



  阿尔弗雷德,不会真如弗朗西斯说的,喜欢上了食物?


  可食物是伊利亚昨晚才带回来的,难道是阿尔弗雷德又开始散发他的圣母心了吗?阿尔弗雷德已经逼他们喝了一年的动物血了。


  亚瑟对此愤愤不平,他想念人血都快想疯了。在他沉睡前,还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他想喝血了就随便去外面抓一个小姑娘回来养着,看着她在自己的獠牙下沉醉,等她失血太多的时候又送回去。


  “她们可都是自愿的!”亚瑟朝阿尔弗雷德大吼。


  但是现在阿尔弗雷德的力量更强大了,甚至比哥哥们还要强大,使他们被迫臣服于阿尔弗雷德。


  “不,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阿尔弗雷德冰冷的蓝眼睛盯着愤怒的亚瑟,平静的说,“如果不是吸血鬼具有迷醉效果,她们会想去做你的食物吗,她们不会想死。”


  在那一刻,亚瑟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可是曾经见过弱小的阿尔弗雷德哭泣时的样子啊。


【3】

  “亚瑟哥哥……救救我妈妈。”一个小不点朝亚瑟跑过来,这正是幼年时期的阿尔弗雷德。


  他胖嘟嘟的脸上挂着泪珠,伸出小手拽住亚瑟的衣服,“我妈妈快要死了。”

  


  亚瑟原本对那个女人丝毫不感兴趣,反正也就是父亲短暂的食物罢了,没有想到父亲却与那个人类女性生下了阿尔弗雷德。


  但在生下阿尔弗雷德不久之后,那个女性突然好似从美梦中清醒了一样。她开始疯疯癫癫地说着一些胡话,想要逃出这个城堡,甚至一见到阿尔弗雷德就大吼他是一个怪物,父亲只好把她关在了笼子里。


  阿尔弗雷德天生对那个女人有一种亲近感,他想要去接触的时候却总是被尖锐的声音拒绝。


  偶尔那个女人会清醒一阵子,然后对着小小的阿尔弗雷德说话。


  “你去求求你父亲,让他放我走好不好。”


  但当阿尔弗雷德找到父亲说明来意之后,父亲却十分冷血地说,“不要去找她,你是我的儿子。想让我放她走,死了这条心吧。”


  但阿尔弗雷德还是还不下他的妈妈,时常跑过去带一些吃的,他只敢把食物放在笼子边上。


  

  “阿尔弗雷德,能帮我拿一把小刀吗?”这次妈妈又恢复了平静,她形容枯槁,但依旧能看出来是个美人,“我需要切开你带来的食物。”


  阿尔弗雷德还不懂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这是妈妈第四次跟他沟通了,阿尔弗雷德开心地跑去厨房拿回来了一把切食物的小刀,递给了妈妈。


  “妈妈,你可以用它来——”阿尔弗雷德还没有说完,就见妈妈双手握住小刀戳进了自己的胸口,甚至在她扭曲的面容中,又握住刀把搅动了两下。


  阿尔弗雷德瞳孔放大,他听到妈妈断断续续地对他说,“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做……一个……怪物。”


  “妈妈……”他的眼泪喷涌而出,他抓住笼子的锁,想要打开笼子,却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他想起了对他很友好的哥哥们。哥哥一定能打开笼子救妈妈的吧……


  于是他飞快地跑上三楼,正好遇到了要下楼的亚瑟。


  但当亚瑟跟随他去到关着妈妈的笼子旁边的时候,妈妈已经没有呼吸了。

  



  女人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礼服,一把刀被她亲自埋进心脏,她的双手紧握着刀把,脸上挂着奇异的解脱的笑容。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身边仍旧嚎啕大哭的小孩子。他蹲下身子,擦去阿尔弗雷德脸上的眼泪,“我已经救不了她了,别哭了。”


  “呜呜呜——”阿尔弗雷德扑进了亚瑟的怀里,“是我的错,是我把小刀给妈妈的。”


  亚瑟拍了拍小阿尔弗雷德的背,轻声安慰道“不,你这是在帮她。对你妈妈而言,她留在这里反而是待在地狱,她的死亡对她来说才是去天堂。”


  阿尔弗雷德止住了眼泪,疑惑的问他,“天堂是什么?”


  “天堂就是人类最想去的地方,那里一切都很美好。而我们是魔鬼的造物,是去不了天堂的。”

  



  父亲的平时的所作所为,亚瑟是不敢说什么的,在吸血鬼家族里,强者为尊。


  但长大后的阿尔弗雷德,一个十几岁的年轻吸血鬼竟然冲到父亲面前指责他太独裁,是他导致了母亲的死亡。


  之后阿尔弗雷德就被生气的父亲送去了历练场地,听说那个历练场地在寒冷的西伯利亚,那里有个父亲熟悉的朋友会帮忙教育这个孩子。


【4】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把食物放出来?”


  亚瑟来到宴会大厅,只见阿尔弗雷德端坐在大厅正中间的一张长桌上位,正优雅地分食着盘子里的生肉。而伊万就站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侧,笔直的挺立着。


  阿尔弗雷德将刀叉搁下,“亚瑟,弗朗西斯,来了就入座吧。”


  铁制的烛台上燃烧着一跳一跳的火焰,火光印在阿尔弗雷德苍白的脸上居然使他看起来有了一丝生气。


  “我陪着你们一起喝动物血,不好么?”阿尔弗雷德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边的鲜血。


  “我们可是吸血鬼!为什么不能碰人类?”


  “谁规定一定要是人类的血?事实上,我们喝动物血也不会有什么事。”


  “可是很难喝!这种恶心的味道,我不想忍了。”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亚瑟的话,而是继续拿起刀叉,沉默地开始继续进食。


  阿尔弗雷德没有明确表态的时候,就是一种默认的拒绝,而在以实力为尊的前提下,其他人都是不能忤逆他的。


  “忍一忍吧。”弗朗西斯对亚瑟说道,“也许他会自己先受不了,毕竟人类的血那么香甜。啊哥哥我可真是想念那个女孩啊,不知道她现在还在巴黎么?”


  就在此时,伊利亚来了,还带来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人。伊利亚整个人好像从风雪里刚走出来一样,周身布满寒气,他将手中的人类粗鲁地提到长桌之上。


  王耀在惊惧中朝着阿尔弗雷德爬去,这里他唯一认识的就只有前面端坐着的这个男人了。


  “这是在做什么?”阿尔弗雷德出声,却是看着伊利亚说的。


  伊利亚红色的眸子更显危险,他语气冰冷地说,“听说你不喝人类的血,还让你的家族成员也不喝。这不是,我亲自帮你找来你想要的食物了吗?”


  王耀已经爬到了阿尔弗雷德身前,用微弱又颤抖的声音说道,“阿尔弗雷德,帮帮我。我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一点都不想待在这群可怕的吸血鬼中间,他们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好可怕。

  



  阿尔弗雷德看着向他示弱的王耀,以前他和王耀谈恋爱时,他可从来没这样过。


  王耀以前是个很乐天派的人类,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能去想着积极的一面,还能给他带来很多温暖和快乐。


  但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伊利亚偏偏抓到了他?


  阿尔弗雷德缓缓长出了獠牙,眸子也变得猩红,他慢慢凑近了王耀的脖颈。


  可怜的小家伙,被吓坏了吧……如果被咬了,可就是大家的食物了。


  他能感受到王耀的大动脉在搏动,下面滚烫的血在噗噗流淌,他的血液散发着强烈的无法让人抗拒的香味……


  阿尔弗雷德余光看着坐在一边虎视眈眈的两个哥哥,而伊利亚就在长桌另一端冷冷注视着自己。


  王耀感受到冰冷的獠牙在自己肌肤上划过,他忍不住流下了泪水,“阿尔弗雷德……”


  最终阿尔弗雷德还是没能忍下心咬破王耀的皮肉,他做不到,不仅仅是因为他不想喝人类的血,更因为他喜欢那个鲜活的王耀,他不想制造出另一场悲剧。


  他收回自己的獠牙,眸色也恢复到了往日的淡蓝色,他看着流泪的王耀,轻声叹息。




  亚瑟看见这一幕厌恶地看了一眼仍跪趴在桌子上的王耀,就起身离席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愤怒的亚瑟,眉头紧锁,看了一眼仍旧在桌子上发呆的王耀。


  “伊万,帮忙照顾一下他。”阿尔弗雷德下达了指示之后,就快步跟上了亚瑟。


  “亚瑟!”


  亚瑟脚步未停,而是直接回到了他的房间。


  “我还是继续睡觉吧,这个可恶的世界,我不想再待着。”他揭开角落的棺材盖,直接躺了进去。


  但阿尔弗雷德止住了他合上盖子的动作,而是一起进入了棺材里。


  “你躺进来做什么?”亚瑟看着躺在他身边的弟弟,他已经长大了,比自己更强了。


  当他睡了几十年后,一觉醒来,被迫接受阿尔弗雷德制定的规则。一开始他还好整以暇,觉得阿尔弗雷德只是开一个小小的玩笑……但现在他才明白阿尔弗雷德是认真的,他从来都没把自己当做真正的吸血鬼看待。


  “哥哥……”阿尔弗雷德抱住了亚瑟,在这个小空间里,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亚瑟也被这一声哥哥喊得有些晃神。要知道,自从阿尔弗雷德被送去了西伯利亚,他就再也没听到这一声哥哥了……


  “你干什么……”亚瑟的脖颈突然被尖锐的獠牙刺入,身边的人在不断吸食自己的血液。“阿尔弗雷德……”


  亚瑟的声音变得醉人起来,但同时他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流失。


  “停下来……”亚瑟用力地说出这一句,他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微弱的红晕,“不要……”


  但身边的狼崽子依旧没有停止继续吸血,亚瑟在失去意识之前,只听到了一句,“对不起,哥哥。”

评论

热度(2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