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兮言(快考试了,缘更)

【APH/省拟】关于秦三多么想成为首都那件事

  因为快国庆了!所以写个国庆前的故事。

        私心:耀秦亲情向,微含秦晋之好。

  出场:陕西:秦三 北京:燕京 广东:南粤 山西:晋三 河北:冀州 天津:津沽 河南:豫州 云南:彩云 四川:巴蜀  重庆:巴渝 江苏:苏吴 

  注意:历史向,并含有时政和过期时政!!!(别没看到这条,陕西人哪有不黑陕西的,另外我也没有黑其他省市的意思哦别骂我| ᴥ•́ )✧我和我闺蜜时常想为西安辩驳都不知道怎么说好话(就连文化宣传方面做的也不如河南好,淦! 

 

【1】 

  王耀今年的生日又快到了,每年家里的孩子们都会为他准备盛大的生日庆典。不过49年之后,王耀每年都是跟燕京一起过的。 

  燕京是个有点傲气的小姑娘,但她在王耀的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听话,因为她能言善道,总是能讨到王耀的欢心,对其他孩子可就尽显本色了。 

  不过近些年来南粤因为经济腾飞,一跃成为家族中最会赚钱的孩子,而时不时就在王耀面前吹嘘自己有多么多么厉害。 

  某次南粤还专门跑到燕京跟前说:“燕京小妹妹你的发展就是逊啦,不如让耀哥来我家多住住吧。” 

  燕京就很生气:“不要以为你钱最多你就能当我哥了,你岁数明明比我小好不好?而且耀哥才不会去你那里,他在北京过的可舒服了。” 

  是的,哪怕燕京不是钱最多的,但她就是有很大的底气。谁让王耀就是只待在她身边呢?除了某段不太光彩的历史,算起来王耀已经待在她这里快一千年了。 

【2】 

  但今年有些不一样。身处陕西的秦三姑娘居然托晋三和冀州两人,送了一封书信过来。说起来,王耀和秦三也有很久没有交流过了。 

  “兄可安好?近日里,长安总是雨水过多,令吾地居民多感烦闷,幸得不久天将转晴。昨夜撑伞于太液池畔,忽念年少往事,煌煌大唐,吾与兄曾在此地把酒言欢,不甚得意;又思旧时抗战,共商国运前途。然建国之后,兄再无一次于国庆日前来长安,我不甚感伤。几年前我未尽心尽责处理家里事,更得兄几分嫌恶,我尽感愧疚。此时月色微凉,我不由想起一句诗: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今时今日,长安尽是繁华。此地已经重现当年大唐风采,张红挂彩,不夜之城也。愿兄于国庆日来长安共赏夜色美景,我必将扫榻相迎!” 

  王耀看完这封信,问:“秦三送这封信的时候还有说什么吗?” 

  冀州摇了摇头说,“我没见到秦三,是晋三让我帮忙转交的,他说他很忙,来不了北京。” 

  “那你现在怎么样?” 

  听到王耀询问的话,冀州本想说些什么,却又在王耀关切的神色中咽回了某些话,他动动嘴唇小声说,“也挺好的,现在没什么大问题。”毕竟也不止他一个人做出了一部分牺牲。 

【3】 

  听到王耀说要去西安过生日的时候,燕京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凭什么啊?她那里有什么好去的,就算名胜古迹,也没有北京的多啊。” 

  王耀安抚她说,“前年不是大家都来了北京给我过生日吗,我总得也去他们那里一次。这次秦三邀请我的言语还挺诚恳的。” 

  “说到前年国庆,我看秦三一点不尊重你哦。”燕京撇了撇嘴,吐槽说。 

  毕竟当时大家都在比谁家的花车更好看,轮到秦三家花车出场的时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但由于王耀就在身边,他们不好直接嘲笑秦三。晋三还开口帮她打圆场,“秦三,你家秦岭四宝挺可爱啊。” 

  看到那四只审美幼稚的卡通动物后,场上气氛更沉默了。王耀只好解围,“其实也挺好的,很朴实嘛,很接地气。” 

  结果津沽操着一口天津话,“介是嘛?!介是你家拆了秦岭别墅的砖?” 

  秦三小声解释,“这不是砖,这是电子屏幕。白天体现不出我家花车的美罢了,我喜欢在夜晚看花车。” 

  燕京站在王耀身旁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里只有两个字:好土。秦三真不愧是家有一片黄土高原的人。 

  燕京和秦三是有点不对付的,还是因为几千年来的都城之争。但燕京有点骄傲,时常不屑于跟秦三对话,每每遇到秦三那眼睛就恨不得长到头顶上去了。 

  秦三这个人吧,也有点自己的小脾气,她也不太想跟燕京起什么争执。只是她有个怪癖,不管什么时候,她都穿的是齐胸襦裙,而且喜欢在西安大力建设不夜城,而且她死活不愿意把她对省城的称呼从长安换为西安,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对大唐念念不忘。 

  每次一到冬天,大家总是会在朋友圈刷到秦三同一个文案,“雪落之后,西安就变成了长安。” 

  豫州在下面默默拆台,“雪落之后,洛阳还是洛阳,开封还是开封。”因此不少扎秦三的心。 

  不过秦三自从到了现代,也有了一些别的爱好,比如她爱看抗日剧,最喜欢看关于延安的剧。而且她经常看见谁就给谁推荐《举起手来》,说这是她最喜欢的搞笑电影,但只有晋三愿意陪她一起看一遍又一遍。 

【4】 

  反正今年也不是什么逢五逢十的重要生日,于是王耀还是动身前往陕西了。 

  其实秦三的信里有一点王耀是不认同的,他可从来都没有对秦三表现出什么讨厌之意。就算是前几年秦岭别墅那事,他责怪的也不是秦三本人,不然他怎么会把全运会交给秦三来办呢。 

  但秦三显然对此耿耿于怀,因为那年政务能力评选的时候,只有秦三家得了E。要知道除了秦三,其他人最差的也只是C,而秦三是独一无二的E。 

  晋三看到榜单后赶紧过来安慰她说,“不是你的错啦,是你家蛀虫的错,咱们清理干净就是了。” 

  于是某日,晋三来到西安,只见到了这样的秦三姑娘。她一边磨刀,一边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晋三大吃一惊,赶忙上前,“你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已经不需要打仗了。” 

  秦三提起刀,直接在水泥地上干出了一道裂缝。“清理蛀虫啊,他们是不懂我这里是革命老区是吧。” 

【5】 

  陕西的蛀虫不是一般的多,虽然彩云姑娘和东北那三个憨厚的大老实人也纷纷前来安慰,“不要说你了,我家也多啊!” 

  豫州:“我觉得我家也多,有时候搞出的有些操作简直像是从秦三家感染了似的。” 

  引得秦三姑娘怒目而视,巴蜀站了出来:“别说了别说了,一个个比烂是吧??就不能说点好的。” 

【6】 

  事实上,秦三是陪伴王耀最久的人。因为处于陕西的渭河平原就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炎黄就诞生在这里,这里也是中华农耕文明和文字文明的起源地。 

  还在周朝的时候,秦三姑娘还小小的一个人,就拿着木锤在编钟上敲奏不成调的难听曲子,听得王耀特别糟心。他只好亲自上前演示,“你要先学乐理,再来敲钟。另外,你要注意你的吃穿住行,样样都要符合你的身份,可别再疯玩了。” 

  于是秦三姑娘就收起了自己的心,开始认真学习礼乐制度,也开始学习怎么管理自己的土地。 

  直到春秋战国时期,战乱纷争,民不聊生。王耀开始忧心忡忡,问秦三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诸国之间太喜欢打仗了。 

  秦三认真思考了下,“有。” 

  就在这期间,晋三还时不时过来问她,“要不要一起玩啊,秦三?” 

  秦三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觉得,你还是注意一下你自己家吧。” 

  没多久,嬴政就把晋三家的三个国家韩赵魏全灭了,紧接着便一统天下,自称始皇帝。 

  晋三就跑来咸阳抱着王耀大腿开始哭,“耀哥,你是不是太偏心秦三了,为什么她家里就有天降之子啊,而且我跟她这么好,她居然朝我先下手。” 

【7】 

  结果秦二世而亡,刘邦于山东称帝,国号为汉,定都洛阳,遂又迁都长安。 

  秦三姑娘看了看跟她差不多大的豫州,嘲笑他道,“略略略,没想到吧,耀哥还是跟我了。” 

  豫州摸了摸头,笑的很是憨厚,“没事,我不在意。” 

  长安城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建的。 

  王耀看着汉武帝接受了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他又想起当年,他可是极其推崇法家的,但乱世才用重典。 

  秦三也不再拿起刀枪乱舞一通,而是又开始学习如何教化百姓。 

【8】 

  直到东汉起来了,直接把都城定在了洛阳。 

  秦三看着站在王耀身边的豫州,两眼冒火。 

  豫州还是看起来有些憨厚,“啊,秦三姑娘,你别生气。这都城这也不是我硬要当的。” 

  殊不知豫州的实诚发言把秦三的心都戳成了筛子。备受打击的秦三开始埋头进行艺术创作,她了解到秦地上有种音乐,叫秦腔。 

  秦三听了之后大为感动,这梆子声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她敲编钟的时光,“这是多么美好雄厚的艺术啊。” 

  然后巴蜀应邀过来听了听秦三的弹唱,“简直是乱弹。没意思,我走了。” 

【9】 

  接着魏蜀吴三国鼎立。三个国家选了三个国都,就是都没有选秦三,秦三哭晕在三秦大地。 

  王耀过来安慰她,“别哭别哭,现在不算正式的国都啦,都没有统一。” 

  豫州,苏吴,还有巴蜀都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略显无语。 

【10】 

  直到华夏大地上又迎来了隋朝大一统。 

  没当多久都城的秦三又看着王耀去了豫州身边。 

  秦三在纸上写,“我与豫州二人势不两立。” 

  豫州这人狡黠的很,偷偷培育出一大堆牡丹花给王耀欣赏,把王耀的心留在了洛阳。

        想到这里的秦三又恨恨地在纸上加了两个字,“我与豫州二人‘永远’势不两立”。 

【11】 

  大唐是秦三最喜欢的时候了,秦三终于又能跟王耀待在一起了,虽然王耀还是会时不时去豫州那里。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这几乎是最后的能与王耀长久待在一起的机会了。 

  大唐盛世,王耀跟秦三在长安街上总是能看到外邦人。当时唐朝的疆域极为辽阔,甚至于大唐的大已经不足以形容了,当时有一名士韩愈直接在文中形容为“巨唐”。 

  那一段时期也是秦三最爱舞刀弄枪的时期,大唐实行“精兵政策”,当时的大唐军队势不可挡。也因此,通过大唐军队对西域的守护,源源不断的财富涌向长安。 

  大明宫里,王耀坐在亭子里品尝着葡萄酒,看着秦三给他演示自己新学的刀法,眉梢眼角都带着笑。 

  直到秦三表示要给他再继续表演一下音乐,王耀赶紧咽下口中的酒,皱起眉头说。“秦三,你别自己表演,我们请人来给我们唱好不好?我有钱。” 

【12】 

  从大唐之后,秦三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不受宠的孩子。 

  经济中心的南移,政治中心的东移。 

  秦三开始变得沉默,逐渐适应了自己地位的转变。但偶尔还会时不时吼几声秦腔表达一下自己的悲愤。 

【13】 

  后来的都城故事,已经基本与秦三无关了。 

  秦三虽然身处地理意义上的中心,只是外来的战火一般烧不到秦三的头上。 

  先是东北三个难兄难弟,后是北平沦陷,再是上海沦陷,再是南京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再是武汉广州失守…… 

  王耀来了延安,身后还带着几个凄凄惨惨的拖油瓶。 

  秦三高兴地说,“耀哥,我家土地上又冒出来了天降之子,虽然他是个湖南人。” 

【14】 

  王耀终于看到建国了,建国后的都城选哪里是一个问题。 

  秦三带着希冀的眼光看向了他,但王耀还是心一狠,“北京。” 

  秦三没被选上,心里极其难受。 

  巴蜀站在一旁安慰她,“你看不也没选我吗?” 

  秦三转而吐槽起巴蜀,“你家交通那么差,而我是革命老区,我可是有红色文化的。” 

  巴渝站出来怼秦三,“谁让你家太穷了,自然不可能选你。” 

  王耀只好找了个机会劝说大家:“我是经过多方考量的,大家不要争。以后大家一起发展嘛,和和气气地才好。” 

  私下里,王耀找到了秦三,“苏联向我们提供了工业援助,你想不想要啊?” 

  于是秦三开心地接受了,当时156个援助项目,秦三是拿的最多的人。 

【15】 

  不过秦三也就是那个时候跟燕京产生一点不愉快的,因为只有秦三太想要都城的位置了,延安本来是秦三的一点希望。 

  然后燕京说:“谁让我家有紫禁城呢?你家的长安城呢?” 

  秦三又被扎心了,因为长安城早就没有了呀。 

【16】 

  于是秦三奋起了,她不仅要发展经济,她还要建一座长安城,而且要是一座不夜城。 

  事实上她计划的也很成功,这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只是王耀还没有来看过。 

  前几年秦岭违建别墅,王耀多次提示她去管一管,保护一下秦岭环境。 

  但当时的她还沉迷于欣赏大唐不夜城的夜色,于是那一年她受到了最大的嘲笑。 

【17】 

  没想到秦三的邀请居然成功了,这是秦三自己也没想到过的。她只是期望打打感情牌,希望王耀多来长安看看自己,没想到这次王耀居然真的要来长安过生日。 

  于是秦三姑娘在见到王耀的那一刻,又唱起了秦腔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王耀捂住耳朵:“别唱了,音乐可以接地气,但不能像你这样接地府啊。” 

  秦三最终将王耀带到了她耗资50亿建成的大唐不夜城附近,站上了高处。 

  “耀,你有没有觉得,这就是长安。” 

  王耀看向了身边依旧穿着唐朝服饰的姑娘,他笑的很温柔,“不管是长安还是西安,我都喜欢。”


评论

热度(4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