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兮言(快考试了,缘更)

【穿越】(王耀X你)梦深处见你(6)

  提示:乙女向。ooc。第二人称,不喜勿入。 

  背景抗战。请不要过分考究。 

  国庆快乐! 

  —————————— 

 

  突然啪的一声,躺在床上静静思索的你被凭空出现在你头顶的一摞纸砸了个正着,把你吓了一大跳。 

 

  你坐起身子,那一堆纸散落在你身上、床上。你将玉佩放在身侧,赶忙去抓那些散落的纸张。 

 

  你还记得你带过去却莫名其妙消失的关于百团大战一系列的资料,但那是你打印了之后装订好的,绝不是现在散开的样子。不过也许是某些特殊原因导致的吧……你只好从床上爬起来,将资料堆到桌子上开始一张张地整理。 

 

  直到整理到关家垴战役的时候,你才发现这跟你之前看过的不一样了。 

 

  你两眼睁大,恨不得再仔仔细细看清楚这些字,把它们刻进脑海里。 

 

  资料中写:彭老总10月30日下午3时同意刘师长只围不打,我军伤亡多来源于日军轰炸。但日军固守待援,在山顶修筑工事,并不主动下山。这之后刘师长观察地形后发现可以通过挖地道巧妙抵达山顶。报告彭老总后,则于次日发起总攻,前后包夹,将敌全部歼灭,冈崎连中三枪当场死亡。同时我军收到情报,有敌1500余人正在1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驰援,最终提前撤出战场。 

 

  唔,也就是说……中间没有盲目在不利地形下进攻,而是保存了一部分兵力和体力,最后一举歼灭敌军。 

 

  尽管还是有些伤亡,但毕竟全歼了敌军,也还算不错的结果。 

 

   

 

  昏黄的光线只映得一小块地方比较亮,煤油灯中的小小火苗微弱地跳着,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一样。 

 

  “你下次可以穿厚点过来。”王耀让你坐在炕上,用柔软的金丝被将瑟瑟发抖的你紧紧地围起来。“没想到你这么久才来,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了。” 

 

  他说着话,又去倒了杯暖乎乎的茶水递给你,琥珀金色的瞳孔里满是担心。 

 

  “喝点热茶,暖暖身子。没冻坏吧?” 

 

  你赶紧把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接过来小口小口地抿着。 

 

  这一杯水下了胃,你才感觉自己冻僵的身体开始慢慢恢复柔软。“现在感觉好一些了。” 

 

  你这次出现的时间可不巧,不仅是冬天,还是晚上。尽管你来之前感觉这边已经快冬天了,还穿了加了绒的衣服,却没想到你这次来的时间跨度又这么大。当他发现你的时候,你都已经待在野外快冻僵了。 

 

   

 

  此时王耀就侧着身子斜坐在炕边,看着正缩在被子里跟只小猫一样的你。他衣服看起来还有些凌乱,柔顺的长发披散在后面,居然一点都没有打结。 

 

  你感觉自己盯得有点久了,赶紧收回发散的目光。“你怎么找到我的啊?” 

 

  你有些疑惑,你这次出现的地方离他所在地那可真是隔了一个山头那么远。当时你在一片漆黑中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突然看到一个火光朝你过来,而且还伴随着喊你名字的那道熟悉声音。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紧张,但突然有了安全感的你却差点感动到哭。 

 

  王耀眉眼带笑,指了指你的包。“说起来,你怎么没把我给你的玉佩挂身上啊。” 

 

  你有点悟了,喃喃自语,“这难道就是GPS?” 

 

  “GPS是什么?” 

 

  “就是未来,我们用于导航的东西……就跟指南针一样,很方便。” 

 

  他思索了下,“是可以定位的工具吗?就像我可以通过玉佩知道你在哪一样?” 

 

  你点点头,“没想到都已经12月了,我上次回家后,发现资料中显示那场战役赢了?全灭了敌人对吗?” 

 

  “是的。”王耀伸出食指,“我们预计一月份就可以把所有的日军驱赶出这一片根据地了。” 

 

  “是吗?那真好。” 

 

  “就是这个冬天太难过了。” 

 

  你看着脸色沉下去的王耀,心忍不住一揪。应该是八路军的物资又不够分发了吧……以前上历史课的时候,真的觉得八路军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要啥啥没有,但它却是革命性最强的一支队伍。 

 

  “是棉衣不够吧……”可是你也帮不了什么,如果靠你人肉运送棉衣,且不说你一次能拿多少件,最关键的是,照你这来的不定期的频率,你下次来时万一都已经春天了呢,那岂不是白带了……这还真是个难题。 

 

  “不仅仅是棉衣。还缺粮食,缺弹药,也缺战士的薪饷。”王耀有些生气,“他未免做的有些太过分了。” 

 

  “啊?他是谁。” 

 

  “蒋介石啊。他上个月就停发了八路的军饷,毛朱二人特意致电让我前去游说蒋,希望他能重新发饷。但是想想也是不会成功的,蒋介石他就怕八路抢了他们的风头,在关键时刻居然调转枪头对付自己人。”王耀有些悲痛地说道,“既然有外敌当前,为什么自己人要打自己人呢?”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虽然历史上分分合合,基本全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但是外敌当前,跟敌人联合起来捅自家兄弟的可不多,有也得叫奸细。 

 

  你把你的包从右手边扯过来,试图转移话题。“哦对,我买了个迷彩大包,可以装很多吃的。我想着你们肯定缺吃的,所以买了很多压缩饼干和罐头。”网购的速度确实有点慢,不过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谢谢你。这些需要不少钱吧,我给你钱吧。你下次再背点过来……哦对,或许还可以带点别的东西?” 

 

  “其实不需要花很多钱,这在以后都是很便宜的东西。我有钱的。”你摇摇头后又点点头,“别的东西,需要什么啊?” 

 

  他微微低头靠近你,声音压低了一些,“我们以后很强的话,你能不能搞来一些枪?” 

 

  你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只好勉为其难的开口,“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国家全民禁枪……” 

 

  他笑了起来,拍了拍你的小脑袋,“我就开个玩笑,你确实不像摸过枪的人。那药品呢?”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 

 

  你把手中的杯子还给他,接过那张有些粗糙的纸,上面是用钢笔写成的楷体字,但都是繁体字……从右往左依次写着:磺胺、嗎啡、阿司匹林、阿托品、奎寧、柴胡。 

 

  “磺胺……吗啡……阿司匹林……阿托品……奎宁……柴胡……”你在微弱地光线下辨认出这些药的名字。“最后两个,是中药吗?” 

 

  他点了点头。 

 

  “下次来的时候,能买到的我尽量多带些。不过磺胺和阿托品我都没听过……” 

 

  “主要就是带些抗菌镇痛和抗疟药。这些药,贵吗?如果你买不起,我可以给你一些金条。” 

 

  很显然王耀对未来的药品价格全靠现在的购买经验,“金条可比这些药贵多啦。”你想了想自己家,因为疫情你家里人囤了一大堆的感冒药消炎药。 

 

  “总不能让你一直花钱。这种药,哪怕多一点,都可能在战场上救回一个人的性命。” 

 

  此时你突然想到,“那个……青霉素不需要吗?”好像这才是抗生素里的神药啊。 

 

  “青霉素又是什么?” 

 

  “……”天哪,为什么他连青霉素也不知道啊。你对这个物资贫乏的世界感到悲哀,但你又在王耀求知若渴的目光中败下阵来。“我也解释不太清楚,我不太懂药理,反正这个药挺厉害的,我们以后的抗炎药其实已经更新很多代了。……算了,我下次多拿点药,顺便把说明书也带着,这样就能懂啦。” 

 

  看着灯盏中的光又变弱了,整个屋子又暗了一些。他起身去添了一些灯油,又给你的杯子里倒了一些茶水。 

 

  “你还喝吗?”虽然这么问着,但他还是过来把水递给了你,“你应该不饿吧,不过你都带了好几次东西了,我也没招待过你,倒显得我小气了。”昏暗的灯光下,他搬了一张凳子坐在炕边,就这么温和地看着你。 

 

  你有些不敢看他,尽管他浑身都散发着平和的气息,这是你无法拒绝的感觉,待在他身边,就好像整个人被温暖的春天包裹住一样。 

 

  “……那你会做饭吗?”你又紧接着补了一句,“哎呀,我是说,如果你做的话,我就算不饿也会吃的……” 

 

  他看着你紧张的样子,无奈又好笑地开口,“你觉得我会不会做饭?不过你要是来得早一点,比如说前几年,我还能请你吃满汉全席。现在可做不到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你想吃我做的饭吗?”他摊了摊手。 

 

  “我不挑食的。”你信誓旦旦地说。 

 

  他眼睛弯了弯,嘴角微微上扬。“行,我做了你一定要吃哦。”你看着突然有点神似狐狸的王耀,心里一慌。但你又想到王耀做的肯定不会是魔鬼料理啊……大概是你看错了吧。 

 

   

  ———————————

评论(11)

热度(10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