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兮言(快考试了,缘更)

【金钱/米耀】冬雪初融(4)

提示:国设向,历史向,时间线1971-1979。 

  感觉写的有点严肃了,但是史向就是这样。我之前的想法是,看别人家的cp都有正经历史向的文,不知道金钱有没有这样的文,所以我才动笔的。 虽然我的文笔不是很好。

  ————————— 


  “你就为了这个?”阿尔弗雷德垂眼看着面前的人,他觉得现在的状况有点好笑。 

  阿尔弗雷德来之前就很清楚这次秘密访问是为了修复跟中方的关系,那么他们肯定会提一些要求。比如台湾问题,又比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问题。 

  这二十年来,联合国席位总是被晓梅这位在王耀心目中是进入了叛逆期的少女所占据的。尽管她并不是一个国家,却代为行使了王耀的职责。 

  在阿尔弗雷德看来,这个问题适合在会议上公开提及,也可以他们两个人私下商讨怎么解决,但唯独不该是现在。两个人之前那种带着情欲的气氛,瞬间被这个有些尖锐的问题打破了。 

  阿尔弗雷德扣住了王耀那只抓着他领带的手腕,轻声说道,“松开吧。我以前不是邀请过你来联合国吗?”但那个时候王耀言辞义正地拒绝了,说不会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贼船”。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我想你应该明白:中国只有一个,而且只能有一个。”如果不是他们硬要让晓梅也在联合国,王耀当初又怎么会拒绝加入? 

  王耀虽然松开了阿尔弗雷德的领带,面容却逼近阿尔弗雷德,近到他能清晰地看到王耀眼中的坚定。 

  阿尔弗雷德突然意识到,王耀并不是来恳求或者说是乞讨,试图通过这种疑似卖吻的手段来获得他的允诺,而是在认真地阐述一件他绝对认同且不会动摇的立场。 

 

 

   

  对于王耀而言,他只是想知道阿尔弗雷德对此事的态度,这才是现在最关键的一步。 

  现在他不需要一个在台湾问题上暧昧不清的阿尔弗雷德,这是他们两人以后能好好相处的前提。 

  “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都不进联合国。如果台北不走,那么中国不去。”就在前几天,李得胜是这样指示给外交部人员的。 

  当晓梅那边喊着“汉贼不两立”的时候,王耀有时候会想着把晓梅带回来教育一顿,但是晓梅总是躲在阿尔弗雷德身后。也可以说,晓梅甘愿去当阿尔弗雷德的木偶,仅仅只是为了取代王耀的位置。 

  “我会支持你进入联合国。”阿尔弗雷德扭头避开了王耀有些锐利的眼神,“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王耀双手贴到阿尔弗雷德的两颊,强迫阿尔弗雷德看向自己,“我不想跟晓梅在同一个联合国,联合国就该全是国家。” 

  “王耀,你未免有些太敏感了?我已经说了我会支持你,也就是说你的想法我会支持。” 

  “抱歉。”王耀双手拿开,转而替阿尔弗雷德整理刚刚被他弄得凌乱的衣领,“所以,你肯定会投票支持的对吗?” 

  没想到阿尔弗雷德却陷入了异常的沉默,过了半晌他才在王耀快要垮下去的脸色中许诺,“总而言之,你绝对能进联合国。” 

  阿尔弗雷德刚说完就好像又想到了一些东西,“而且就算没有我的支持……”没说完就被王耀打断了。 

  “但我现在需要你的支持。”总归是要进联合国的,那少点反对声音不是更好吗,反正总要有人打破现在这个冷战僵局的。 

  并且就目前来说,王耀跟伊利亚的关系已经是低到谷底了。如果不是他跟伊利亚的关系突然交恶,曾经的兄弟情谊变得越来越少,甚至头上还悬着伊利亚的核威胁,他也不会想着去跟阿尔弗雷德处好关系,但……阿尔弗雷德现在看来还不错。 

  王耀又回想起方才那个意料之外的吻。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亲吻着他,仿若一只看起来很凶恶的狮子,却叼着一束玫瑰花讨好般送给他的爱人。 

 

   

 

  阿尔弗雷德还是没有对驱逐台湾的问题进行正面表态,只是说接下来的详细事务需要两方在下午的会议中协商。 

  王耀对这种含糊说辞有些失望,却还是答应下午详谈。这家伙在正事上真是格外的慎重。 

  下午的会议上就又提到了台湾问题,但却没有真正的解决。 

  “台湾属于中国有一千多年以上的历史,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块领土。而且,49年的时候,你们就说这是中国的内政,你们不干涉中国的内政。” 

  周是很希望台湾回来的,但他也很清楚台湾问题牵扯的利益太过复杂。 

  基辛格见状表示:“我们绝对不支持‘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也不会支持台/独。但由于目前还没结束的印度支那战争,随着两国关系的改善,驻台美军会后续一步步撤出。” 

  然而在提到接下来的恢复联合国席位时,基辛格却表示支持大陆获得席位,但驱逐台湾还需要2/3表决通过。 

  王耀听到此话,看了一眼端坐着正用眼神表示无辜的阿尔弗雷德。 

  两方会谈,谁急谁就输了。 

  王耀目前面临着的是,伊利亚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核威胁的阴云时刻盘踞在头顶。但64年拥有了原子弹,67年又造出了氢弹,李得胜便说:“如果苏联敢打我们,我们就去打美国。”这样一来,阿尔弗雷德自然得在这个事上考虑如何保护王耀了。 

  那阿尔弗雷德呢,泥足深陷越南战场。这场战争,打破了美国的经济繁荣,于是冷战的天平开始向伊利亚一方倾斜。但问题的源头在于阮氏玲的背后站着伊利亚,这是两个阵营的对抗……所以现在最想寻求支持的是阿尔弗雷德,而不是王耀。 

  “我们进联合国的事,不急。最重要的是,你们将陷入矛盾和困难之中。”周道出了中方现在的想法,反正我们不急,谁急谁妥协呗。 

 

   

 

  虽然最终台湾问题还是没能很好的解决,但是两方关系已经有了突破,仿佛冬天结冰的河面终于开始消融了。这是一件好事。 

  下午,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开始商量如何进行下一步,也就是如何把他们的关系告知世界。 

  毕竟现在还只是秘密接触,除了跟王耀关系好的兄弟国家小巴,外界一概不知。 

  “你看这样行不?”王耀将写好的稿子拿给阿尔弗雷德看,王耀写的很是简单和公式化。就只是写:基辛格来中国会谈,而且我们知道尼克松准备来访问中国,我们也很欢迎他来。 

  “不行。这样也显得我太主动了。” 阿尔弗雷德不是很满意。

  于是阿尔弗雷德自己也撰了一份稿子,却着重强调了是中国邀请美国的。 

  “这符合事实吗?”王耀手指按在那一行文字上,“是你们想来中国,我们才同意邀请你们来中国。” 

  阿尔弗雷德很是无语,“那这样写,不就是我们自己邀请自己访问你们了吗?” 

  “那你不得尊重事实?而且你看你写的,你是诚挚地来解决涉及亚洲和世界和平的基本问题,解决了吗?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写上去的。”王耀轻飘飘白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但阿尔弗雷德觉得王耀在挑刺,“通告难道不用一些漂亮话写吗,这可是大事!我们和好的大事!” 

  本来周是觉得看起来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还不错,才把拟定通告的任务交给了两人,但没想到在这么小的关于语言表达的问题上,双方却各执己见,没有人选择让步。 

  因为两人都觉得对方的说辞让自己掉价了。中国人往往讲究开头要有个好兆头,但美国人又过分的骄傲。 

  最后还是在李得胜的批示下,进行了修改。约定在北京时间7月16日的上午10时30分,同时是纽约时间的晚上10点30分,发表《公告》一文。 

  文中是这样写的:基辛格来访华了。我们获悉尼克松曾经表示过想来中国看看,所以我们邀请了尼克松访华,尼克松接受了这一邀请。 

  “这下子满意了吧?”王耀将手中修改过的英文草稿,来拿给阿尔弗雷德看。“这次可没有提到是谁主动了。” 

  阿尔弗雷德终于满意了,反正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他弯了弯唇,抓来手边的钢笔,又添了个副词上去,将其中一句改为了“尼克松愉快地接受了这一邀请。” 

  “那就这样吧。”阿尔弗雷德舒服地往椅背一靠。 

  “你可真好面子。”王耀吐槽了一句,紧接着又夸了夸阿尔弗雷德的投桃报李行为,“但添的这个词还不错。” 

  “这毕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哪怕公告还没发表,阿尔弗雷德都能想象到发表之后的情景,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沸腾。 

  从50年到前不久,他和王耀的关系都是对立的,虽然现在表面上看来依旧如此。 

  阿尔弗雷德是资本主义阵营的老大,但现在却要拉王耀联合对付伊利亚。冷战的背景下,这看起来有些荒谬,但又很合理。

评论(2)

热度(38)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