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兮言(快考试了,缘更)

【穿越】(王耀X你)梦深处见你(7)

  提示:乙女向。ooc。第二人称,不喜勿入。 

 

  背景抗战。请不要过分考究。 

 

  ———————— 

 

   

  自从关山垴战役结束后,因为暴露了大部队,于是连夜转移了总指挥所的所在地,也就是现在的位于辽县麻田镇的武军寺村。 

   

  这间屋子比较狭小,窗户也小小的,纸糊的窗扇根本隔不开外面的冷空气。你有心想从炕上下去跟他一起做饭,但是你又十分怕冷。虽然因为刚刚的热茶和厚厚的被子,你已经身子回暖了,但去忍冻还是很艰难的一步,但王耀表示他十分清楚你的状况。 

 

  他对你十分抱歉地说,“现在根据地缺少棉衣,大家都比较困难。你要是还怕冷的话,我先去给你烧炕?这样屋子就会暖和一些。” 

 

  “不用了不用了,反正我应该也待不了多久,就不麻烦了。”你赶忙摇头。 

 

  他嘴角上扬,眉眼间都是笑意,“你也不用担心会麻烦我。” 

 

  王耀从左边的上衣兜里摸出一只怀表,即使光线不是很亮,你依旧看得出这是很精美的一件工艺品,他打开表盖看了眼现在的时间。 

 

  “现在已经快10点了,也就你来了半个时辰左右了。我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你这次晚上出现了,之前听你说你每次睡觉之后就会来这里,我以为你那里的黑夜就是我这里的白天,现在看来完全不是。” 

 

  你自然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毕竟连你为什么会穿越你也不知道呢…… 

 

  他倒也没指望你说出个所以然来。“算了。那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我去小灶上给你做点吃的,我做饭的手艺还不错哦。” 

 

  他起身就走,你看着他的背影,就在他要开门的时候,你叫住了他,“王耀……你是感觉不到冷吗?” 

 

  王耀现在依旧穿的很单薄,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穿的这身军装,你现在还见他穿的是这身军装。 

 

  而现在已经是12月了,难道国家意识体连气温都感觉不到吗?就连你身上穿的衣服,都比他的军服要厚。你在军服下面都还穿了加绒卫衣呢,但你刚刚才从山中走过,外面的寒风都吹得你刺骨的疼。 

 

  他停下了动作,扭头看向你,却没正面回答你的问题。“还有一部分士兵,没有棉衣穿。” 

 

  所以……你想起他告诉你,国家意识体不会死亡,也不会受伤,但是……他会冷的吧。 

 

  “不要再继续问了,好吗?”他看你还想继续问,他的表情还是很温柔,但却用食指抵住嘴唇,示意你不要开口。 

 

  你一时有些愣怔……就听见破旧的门吱呀地响,原来是他开门走了,然后又轻轻合上了门。 

 

   

 

  你孤身一人在屋子里,只好左看看右看看。这里的条件真差,甚至还不如之前的屋子。桌子也比那时候的旧,油灯也是生锈的,看起来黑乎乎的。 

 

  你无比怀念你家里的电灯,唉为什么现在的条件这么艰苦,你无可避免地开始心疼起来现在的人们。 

 

  还好他让你等的并没多久,而且你在炕头还发现一本教员写的书,就是那本大名鼎鼎的《论持久战》,你百无聊赖中只好开始翻看它。 

 

  正当你看的津津有味而且被其中的思想震撼到时,就听见门开了,他端着木盘稳稳当当地进来了,把盘子放在炕边,因为这样离你比较近。 

 

  “不用你下来了,就坐着尝尝吧。” 

 

  王耀把筷子递给你,“我方才去彭那里,跟他讲你可以帮忙带一些药品过来。他表示一定要给你钱,于是托我问你,你需要什么钱?我想纸币应该不行,那大洋呢?” 

 

  “我们用的是人民币,不过真的不用给钱,以后的药都很便宜的。” 

 

  “你要这么说,他可是会不安的,因为这样可就坏了规矩。”王耀笑的很是温柔,似乎想起了一些很温暖的事。 

 

  “他们啊,可是十分的注意纪律。前些日子看他们跟老百姓借粮,都要打欠条。不过也有些民众,宁愿不要钱也要送饭过来。我来这里越久,就越能体会到为什么我们以后肯定能赢了。真希望尽早看到这一天。” 

 

  你看着他满是希望的眼神,点了点头,“那……随便给点钱就行。” 

 

   

 

  盘子里摆着两个挺大的瓷碗,虽然不精致,但很干净。其中一个盛着菜,另一个盛着汤。 

 

  “我去问他们的时候,伙房里的菜也没多少了。好不容易找来一些荠荠菜,还有土豆什么的。给你做了个荠荠菜炖土豆,和荠菜豆腐羹。” 

 

  你端起碗,尝了口这个炖菜,味道并不如以后的饭菜那么香,反而多了些青草的苦涩味。 

 

  “很好吃,你做的真好吃。”你虽然觉得很一般,但还是夸了夸,并且往嘴里多塞了几口来表达你对这道菜的喜爱之情。毕竟是第一次吃他做的饭啊。 

 

  “好吃吗?但我只放了盐。” 

 

  你抬起头看他,他眼神里都是无奈,但又觉得你真可爱。“因为我没想到他们已经没别的调料了,但你居然这么捧我的场呀。” 

 

  你的脸羞得泛红了起来,就这样被戳穿还是有些尴尬的。 

 

  “其实招待客人的话,一般是四菜一汤。但现在冬天来了,今年旱灾挺严重的,百姓也没多少粮食。129师前些日子还下命令,让士兵不要跟百姓抢树叶吃。” 

 

  你听闻此话,突然感觉心中比这野菜还要苦涩得多,“那我……我还是不吃了吧,这些菜我又不需要,我又不饿。” 

 

  “我说这些话,又不是针对你。更何况,你带来的东西,不比这顿饭值钱吗?” 

 

  王耀觉得你有些过于敏感了,但他还是摸了摸你的头,“你要是真的因为不好吃吃不下,可以选择不吃,但不要是因为我告诉你的这些事而不吃。你带来的东西可比这菜好吃多了,上次尝了尝你带来的方便面,还挺不错的,汤都给大家分了,一人一口。” 

 

  你终于笑了起来,“那我尝试以后多带些。” 

 

   

 

  12月了,也就是离1月份就要发生的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不远了。你寻思着上次已经告知了王耀未来的事,所以你想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1月6日,新四军在转移途中会被国民党包围,9000多人只有2000人突围,然后军长叶挺被俘。谁能没有学过叶挺将军的诗呢,那首《囚歌》你到现在都能背出来。 

 

  “如果我说,这次事件无法避免呢?”王耀将你未吃完的菜移到桌子上。他对你的询问并不意外,但表情却严肃起来。 

 

  “……为什么?我记得只需要早走几天,就可以避免这件事。”你不敢置信地问。 

 

  “如果他们想早点走,就不会拖到最后期限了。从今年1月起,朱毛二人就已经反复致电项英让他转移军队。项英就是新四军的政委,但他一直到现在还在拖延时间。” 

 

  “真的不能改变吗?那是几千士兵啊。”你的声音有些尖锐,又有些悲伤,“不能因为一个人的错误,就导致这个结果吧?” 

 

  王耀也有些无可奈何,“还没有发生的事,自然无法改变。我听你说了之后,当天就致电毛朱二人,让他们尽快催项英转移,但我无法告诉他们未来会发生什么。说出口的内容别人听不到,写在纸上的文字会消失,我只能告知他们如何去做。” 

 

  “虽然我现在相信我们会赢,你刚刚看的那本书不就已经告知了我们原因吗?但是你不能天真地以为,你可以改变一切将要发生的对我们不好的事。就算没有皖南事变,也会有其他事变。国民党和伪军一直都在伺机屠杀共党,我现在可以继续催毛朱二人发出命令,让项英趁蒋的部队合围之前赶紧转移部队,但是项英才是执行者。我无法控制每一个人的思想,你能明白吗?” 

 

  “你不能事无巨细地来指挥这场战役,有的时候,损失一些,才能让人看的更清。如果不是足够惨,又怎么会坚定革命的信念……” 

 

  你无法接受他的话,他理性的分析让你觉得他突然冷漠了起来,这对你而言有些残忍。 

 

  王耀双手捧起你的脸,让你不要躲避他的视线,他散着的头发垂下来,在昏黄的油灯下,显得有些温情脉脉,“你是个好姑娘,但你不要把这种责任放在你身上。好吗?不管会经历什么,曙光总会到来的。你之后帮我们采购药,就能救很多人,已经很棒了。”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那上次的结局不也改变了吗?” 

 

  “因为有人愿意听,有的人不愿意听。话也要分是对谁说,毕竟这又不是我的军队。” 

 

  “对不起……” 你开始思索是不是你真的有点天真了。

 

  “你怎么又哭了……”他叹了口气,轻轻拭去你的泪水,“你真的没必要为此烦恼,你只是个普通人,这里的一切本应与你无关。” 

 

  “送你一只小黄鱼你要不要?” 

 

  “啊?”你止住眼泪,泪眼迷蒙地看他从兜里又掏出一个金黄色的长条。“这是小黄鱼吗?” 

 

  “是啊,你看它不像小黄鱼吗?”王耀看到你终于不哭了,他明显很高兴,还对你开起了玩笑话。 

 

  “这是金条?”你接过来它,有些沉甸甸的。 

 

  “这可是从我的个人金库里拿的,最后一条了,你可以拿它换点钱。” 

 

  你忍不住开始思索金价……突然感觉这也太值钱了,你连忙推辞。 

 

  “拿着吧,你下次见到我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在这里了。”他拍拍你的头,似乎觉得手感还不错,又揉了揉。 

 

  “你要去哪里?”你被他的动作搞得有点懵。 

 

  “你下次见到我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等会让我做个实验,看看你到时候能带多少东西过来。” 

 

  ———————— 

 

 

   

  没想到停电一天,太绝了。 

 

  限制我的是第二人称。 

 

  第二人称,我恨你,太难写了。 

 

 

评论(17)

热度(142)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