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兮言(快考试了,缘更)

【金钱/米耀】冬雪初融(3)

提示:国设向,历史向,时间线1971-1979。

  可能是个中短篇,纯粹金钱爱情。这章我不敢说全糖,怕被打。但我迫不及待地想让他们在一起,相信我。看时间线,也会知道糖只会越来越多

(つ^~^)/○请你们吃月饼

  ————————————


  阿尔弗雷德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心动。

  那是1784年,他刚刚独立的第二年。那个时候,因为他摆脱了亚瑟·柯克兰的经济控制,亚瑟就开始报复他,对他的国家实施贸易禁运,取消了所有的贸易优惠,而且联合其他人一起对他进行经济封锁。

  当时的他,没有资源、没有资本、没有商业也没有朋友,国家经济面临奔溃,他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他终于意识到他是个独立的国家并成功摆脱了亚瑟的控制,却不知道之后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国家摆脱现在的困境。

  但这时最高财政监督官罗伯特·莫里斯来向他建议去跟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通商。

  “中国?那是个怎样的国家?”他对此充满好奇,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这个国家。

  他就听外交部长给他描述道,那是个美丽强大、人口兴旺、经济繁荣的国家,并递给了他一本《马可波罗游记》。

  6个月的海上旅程,他在这艘被命名为“中国皇后”的船上,将那本游记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他想象着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国家意识体,如果他能帮自己就好了,听说那个国家的人都很有礼貌呢。

  果然,前来迎接的官员对这一船的人都很有礼貌、很热情,虽然有人将他们当做了英国人,但当他们解释了之后,那些官员也没有轻视,反而十分友好。

  他最终又经历了一段很长的路途才从广州辗转到了北京,见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中国国家意识体。

  倚坐在龙椅上的王耀面冠如玉,眉如墨画,丰神俊朗,他嘴角微微勾起,目若星辰,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不可一世的霸气。

  阿尔弗雷德承认,王耀确实很好看。而且在得知他并不是英国,而是来请求经济帮助的新独立的国家之后,就对他态度变好了一些。

  王耀接过他递出的友好信,看完后笑了笑说,“原来你叫阿尔弗雷德,所以你现在很困难吗?哦,那我不需要你来朝贡了。至于你说的通商,如果我的国民很愿意买你们的东西,那自然是可以的。”

  也许是可怜他?阿尔弗雷德不清楚。但王耀很显然帮他成功地打破了亚瑟和弗朗西斯等人对他的经济封锁。

  那是他短暂的一次心动,回到祖国后他依旧想念着王耀,如果能再见一次就好了。但是国内还有很多事需要他的处理,而且航行一次耗费的时间也太久了。

  直到后来亚瑟·柯克兰来到了中国,打败了王耀,他用枪抵着王耀的头,笑的很是狂妄,“你们看看,这就是天朝上国?不是当初故作矜持高贵吗?”

  那个他曾想念着的又强大又高贵的人,就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遍体鳞伤。

  他的内心突然有那么一丝不忍,但他又觉得这好像已经不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了,一直以来他都喜欢的是那个他记忆里美化过的人。原来王耀也没那么强嘛?

        后来他也怀着一种王耀对他曾有过恩的态度,尽力说服其他几个人放弃瓜分王耀的土地。

       他更希望王耀活着,如果土地被瓜分完了的话,王耀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这次是我在可怜你了……”他最终也没有效仿亚瑟和露西亚,去拿一些王耀的土地。



  

  “阿尔弗雷德,你在发呆吗?”王耀张开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阿尔弗雷德迅速回过了神。

  紫禁城颜色未改,仍旧是当初的红墙黄瓦,一片金碧辉煌。

  可面前的人,却已经改变了很多。他见过乾隆时期高傲矜贵睥睨天下的王耀,也见到过晚清时期软弱可欺楚楚可怜的王耀,也见过朝鲜战场上无所畏惧恨不得一口一口撕咬下他的皮肉的王耀……

  但现在的王耀,热情且生气勃勃,对待他的态度也很友善,就连眼神也含着笑意,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之前的各种恩恩怨怨一样。

  “看我还要看多久啊?”王耀察觉到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一直凝视着自己的脸,“我们可只有三个小时参观啊~你再看着我的话,还没参观呢,就又要去开会了。”

  而此时,基辛格等一行人在周的陪行下早已渐走渐远了。

  阿尔弗雷德突然抬起胳膊,伸出食指和大拇指捏住了王耀的脸,“我突然觉得你长得还不错。”然后又捏了两下。

  王耀一把拍开这只做乱的手,“你以前就说过啦。”

  两人继续沿着红墙小道走着,不由得谈起以前的事。

  “我什么时候说过?”阿尔弗雷德疑惑地问。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有说吗?”

  阿尔弗雷德看着语气轻快但表情认真的王耀,不像是在诓他。

  但他见到王耀后最多也就是心里想一想罢了,怎么会说出来呢?而且当初两个人接触的时间也很短,因为王耀当时对他根本就不感兴趣……

  “你在友好信里写的啊。什么致最尊严、伟大、圣明、光荣、高贵、尊崇、贤达和谨慎的中国先生,后面还加了好几句夸我长得好看的话。”

  阿尔弗雷德这才想起,自己当初在船上忐忑不安,不知道此番前行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他命令会中文的人边听他的口述边帮自己撰词写点漂亮话……但他也不认识中文,就这样转交给了王耀。

  阿尔弗雷德轻咳两声,“所以你看了信之后,才对我转变了态度是吗?”

  王耀眨了眨眼,此时的他狡黠地像一只可爱的狐狸,“当然啦,我最喜欢别人夸我了。”



  

  “我也喜欢有人夸我。”阿尔弗雷德略带期待的眼神看向王耀。

  王耀只好说道:“你是个好人。”

  阿尔弗雷德隐隐感觉有些奇怪,“这形容词也太少了吧,都不及我信里的十分之一吧。”

  “唔……因为我们有个词叫美好啊,算了你可能不懂。”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一头雾水,只好换了种解释,“而且我们中国人呢,要是用很多词来形容一个人,那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好’字。意思就是,你身上的优点很多,而且很令人喜爱。它一个字,就能概括一堆词呢。”

  “是这样啊……那王耀你也是个好人。”阿尔弗雷德大受启发,“居然还有这么有含义的字,我很喜欢!”

  王耀笑着说,“阿尔弗雷德,你蛮可爱的。”

  阿尔弗雷德捏住王耀的脸向两边扯,“说谁可爱,给我换个词。”

  王耀含糊不清地吐了几个字。阿尔只好放开了手,“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全世界最帅气的阿尔弗雷德!”王耀气鼓鼓地白了他一眼。

  阿尔弗雷德好笑地看着王耀,“这样才对嘛。”



  王耀最终还是带阿尔弗雷德来了太和殿。太和殿雕梁画栋,正中间的高台上放着一张雕龙木椅。

  阿尔回忆道,“我以前就站在这里,还得仰视你。”

  “我很久没来这里了,这里已经是景点了。”王耀快步走到了高台上,坐在了龙椅上,但此时穿着中山装的他却与这里的环境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阿尔弗雷德——”王耀依旧是居高临下,但却很轻柔的唤他,并且伸出了手,面带笑意,“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阿尔弗雷德内心突然就不再平静,就像石子掀起的一片水花,就像静谧森林里的一声鸟鸣。

       其实你的内心很想吧?你就想看到他以一种平等的姿态对你伸出手,虽然以前你们两个身份的各种不对等,但现在你们是两个独立的国家。你需要他,他也需要你,但最重要的是,你就喜欢这样的他。

  阿尔仿佛听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声音。

  对于王耀的邀请,他无法拒绝。时空转换,不同的是,这次王耀对阿尔弗雷德很感兴趣。

  阿尔弗雷德漂亮的蓝眼睛看着王耀,缓步走上高台,他牵上王耀的手。猛一用力,将王耀从高贵的龙椅上带到了自己怀里,并伸出另一只手揽住了王耀的腰。

  “我很喜欢你这个样子。”阿尔弗雷德贴在王耀耳边轻声说道。

  王耀站直身子,把身上衣服的褶皱抚平,有些生气地说,“阿尔弗雷德,你太……”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阿尔弗雷德的唇堵住了所有未出口的字。

  阿尔弗雷德的唇辗转缠绵,满是温柔。他带着珍重的心情,慢慢摩挲着。

  一吻罢了,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脸色有些潮红的王耀,他有些难为情地开口,“你是第一次亲吻吗?”

  王耀狠狠地瞪他一眼,“不然呢?我们国家可是很保守的好不好,哪里像你呢?我只是邀请你跟我同行,你上来就抓着人亲,不会平日里也是这个作风吧。”

  阿尔弗雷德大呼冤枉。“我也是第一次,而且我现在心里只有你。”

  “那以前有别人?”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下,在王耀充满怀疑的眼神中他赶忙解释,“从来都不会有别人,如果说以前心里也有过人,那也就是很久以前的你了。”

  “……是吗,好吧那先不说这个了。”王耀平复了下心情,转而说道,“时间不多,我们该说点正事了。”

  “什么事?”

  王耀揪住了阿尔弗雷德的领带,笑的危险又迷人,“我的联合国席位,这下子能还给我了吧?”

评论(5)

热度(3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